让中国出现一流民办医学院70后副校长何建军:我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5 07:06

  在第35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湘声头条专访了两位民办教育界的省政协委员,他们同为民办高校管理者,正在用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情怀,延续父辈的教育梦想,践行自己的初心与使命。

  44岁的省政协委员、长沙医学院副校长何建军,在这条路上走了15年。作为全国最早的医学类民办本科高校,长沙医学院今年将迎来30周年校庆,何建军的父亲何彬生正是这所高校的创始人和校长。

  “百年的企业很少,千年的学府很多。”何建军常把父亲的这句话挂在嘴边。多年的管理经验,使他显得内敛稳重而自信,“让中国出现一流的民办医学院是我们的目标,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慢慢接近目标,一点点去实现。”

  1989年,何彬生创办了“衡阳市湘南卫生中等职业技术学校”。1993年高考填报志愿时,何建军并没有被父亲要求学医,而是选择了湘潭大学自动控制系。

  大学毕业后,何建军进入长沙市邮政局工作,当时的国企氛围令年轻的他时常滋生出一种不满足感,他不甘于技术岗位,心里渴望创业。但他觉得父亲的事业与自己没关系,想发展自己更感兴趣的事业。

  2000年,何彬生在望城雷锋大道两次征地建设长沙校区,一年之内完成了首期10万平方米的校园建设,当年迎来了全国各地的3800余名学生。2005年3月,湘南医专顺利升本并更名“长沙医学院”,成为当时全国唯一的民办医学本科院校。

  “可不可以到学校来试试?”父亲多次充满期盼的试探,让何建军来长沙医学院工作。从普通教师开始,经历一系列部门和岗位工作后,他于2009年担任副校长。

  “压力特别大,我当时只是副教授,但开会面对的都是一群教授,没有底气。”当时长沙医学院院长是原湖南医科大学校长、中南大学首任校长胡冬煦,何建军曾经担任他的秘书,从他身上汲取了许多宝贵经验。

  父亲对教育的热爱,将教育事业延续下去的期待,令何建军深为触动,他希望自己将父亲这份初心和热忱坚持下去。

  何建军曾多次听父亲讲述以前基层特别是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为此,长沙医学院瞄准了基层医疗人才的短缺和农村对优质医疗的迫切需求,着重培养面向城镇社区和乡镇的全科医生和护理人才。何建军介绍,毕业生在基层医院很受欢迎,学生们寒暑假必须到乡镇卫生院完成实习任务,目前有上万名毕业生到基层医院、卫生院工作。

  每年的毕业招聘会,看到学生们受到全国各地的基层医院欢迎;每次参加校友会活动,看到一些校友成为业务骨干或成功创业,何建军都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这种满足感比从事其他行业更高”。

  令何建军印象深刻的是,2012年学院主动申请教育部临床医学专业认证,当时几乎没有民办高校申请,“那次专业认证比升本还难,全校上下付出了很多努力。”2015年12月,长沙医学院顺利通过教育部临床医学专业认证。

  2018年,长沙医学院被省教育厅确定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建设点,也是省内目前唯一被授予此资质的民办高校,此外连续3年被评为全省就业工作一把手工程先进单位、就业创业示范学校。在何建军看来,正是在一次次“严苛”的评估中,学校进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如果只是为了金钱,有许多其他捷径可走。”何建军坦承,“除了办学,父亲和我从来没有涉足其他产业,我们办教育的产品是人才,而且是对社会有益的医学人才。”

  在何建军看来,社会对民办教育尤其是民办高等教育还存有偏见。以前民办高校学生的奖助学金和公办高校不一样,如今,在各方呼吁下已获得公平待遇。但毕业生仍然遭受就业歧视,一些单位公开表示,民办高校毕业生不能参加招聘。这种隐形甚至公开的歧视,令何建军更下决心要用实力去证明民办高校的毕业生同样优秀。

  何建军分管教学期间,有一个毕业生一门课程没过,无法拿到毕业证,为此连续多天来央求他,希望得到通融。“尽管我知道毕业证对她找工作很重要,但我认为社会对民办高校本来就有偏见,我们更应该有原则有底线,所以到最后我也没通融。”何建军说,几年后,他参加一场校友会活动,那位毕业生特意过来感谢他当初的不通融,她因此比其他人更努力,第二年拿到了毕业证,后来升职很快。

  从事学院管理工作15年来,何建军对教育有了更深的理解。以前他认为大学就是传授知识,培养学生的完整人格,现在他觉得教育更多的是责任,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责任。在何建军看来,比起传授知识,大学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勇于承担责任的精神与能力。作为一所大学的管理者要坚持原则,一个没有原则的学校,只会越来越走下坡路,越来越趋于平庸。

  在望城建设新校区、在衡阳建设第二附属医院……目前何建军许多时间花在学校的大型项目建设上,“我们不会停下来,冲硕士点、博士点甚至创双一流,相信民办教育会越来越好。”